银河国际app下载

中国的霜雪女神青女

  是的,在这本诗集中,郭沫若造了许多女神,这些女神以其特有的光华,照亮了诗人憧憬的天空。九十几年以后,“女神”一词竟忽然走红流行起来,真的是“女神满天飞,粉丝引颈追”。

  然而,就在这女神遍地走的时日,我们却失掉了若干真的女神:炼石补天,抟土造人的女神——女娲,很少有人提起了;黄帝的妻子嫘祖,教人种田和养蚕抽丝的女神,也不大被人提起了;教世人如何操机织布的纺织女神黄道婆,也被人遗忘到了脑后……

  这时节,我想重点说说中国的霜雪女神——青女。她总是追随秋女神的脚步,在霜降之日莅临。而后,她便适时地给大地以银妆素裹,漫天霜雪飞,遍地寒风吼。管你欢迎不欢迎,管你准备好没准备好,她总是一手扯天,一手抚地,带着风神妹妹,在树梢上或电线杆旁一路高喊着:“呜,呜,呜……我来了!”于是,漫天飘雪,雪花大如席,雪粉如霰弹,雪抽如刀刮……她来了,把霜花的吻痕印在千千万万的窗玻璃上,不叩门,便已宣布了她的造访。

  这时节,诸神都回避了,惟有霜雪女神在风神妹妹的陪伴下,一路奔行来世上值班。北风吹送着她的风帆,冰雪为她洒下欢动的旗语。大地铺满一片洁白,表明它们已经臣服在冰雪女神的膝下。空气的冷冽冻僵了树枝,呼哨的气流从枝隙间穿过,地雪带一路小跑尾随在女神的身后。雪,只有在覆盖了大地、兆丰年之时,才宣告了天与地的和解。

  北疆沃土上,因雪滞留得过久,它所养育的民族女真族、蒙古族都色尚白。白色是天地间,也是人类间最纯洁的颜色。而冰雪女神——青女便是世上最纯净的白色之母,无与伦比。

  中午时分,太阳升起很高,一种温馨的告慰安抚过来。留在山石、屋顶上的雪帽有些消融或减少,没有流淌,流淌不具女神的意志。在意志与表象的世界里,叔本华也只承认雪的惟一。湿润与浸漫悄悄地介入,它们在岩石、篱笆或屋顶的檐边留下羞赧的牵手,若隐若现的小气流趁冰雪女神小憩的片刻,将一丝丝哈气卷走,几只麻雀在灰喜鹊远去的当儿,跃上枝头,叽啾地鼓捣一些远去的故事,转而又互相传诵着青女女神过境时留下的风仪与高雅。

  我是于耳顺之年在老诗人杜甫诗《秋野》之四的引领下邂逅霜雪女神青女的:“远岸秋沙白,连山晚照红。潜鳞输骇浪,归翼会高风。砧响家家发,樵声个个同。飞霜任青女,赐被隔南宫。”霜刚下的时候,杜甫接不到宫中赐被,只能挨冻了。

  我随后便按诗注的路标访问了青女女神的“娘家”——刘安在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中记述说:“至秋三月,地气不藏,乃收其杀。百虫蛰伏,静居闭户。青女乃出,以降霜雪。”下边,高诱的注文说:“青女,天神青霄玉女,主霜也。”又说,“青女,青腰之女也,为主霜雪之女神。”哈,引申开来,青女便是冰雪女神,或称雪神,又曰冬神。

  至于青女女神在《淮南子》之前从哪里来,她芳龄几何,我是一概不知的,也不想知道。因为,当下女神一词流行时,我听到了“三不”,即一不问芳龄,二不问收入,三不问婚否。见女神就爱,遇女神就拜,还奢望探知其他细枝末节么?女神不问出身。

  我第二次邂逅霜雪女神青女,是在李商隐的诗《霜月》中:“初闻征雁已无蝉,百尺楼南水接天,青女素蛾俱耐冷,月中霜里斗婵娟。”原来由秋入冬,不怕冷的月中嫦娥竟和青女比试谁更美丽呢。我发现,我已陷入邂逅、钟情和暗恋三步曲中,不能自拔。

  不消说霜雪女神令人记惦。那么,我是否可以问一下,在哈尔滨的冰城之某处,可以为青女女神塑一座雕像可好?让她每年入冬来此,宾至如归——这塑像可以不那么高,如真人高即可。

  近几年来,我走山跨河,邂逅过好多雕像,惟独地处中华最北地的黑龙江多冰雪,多严寒,缺点什么。既然,冰山雪地也是金山银山,那么,我们何不把带给大地冰雪的女神青女,也世俗地礼拜一下,为她选一块汉白玉塑身呢?

上一篇:秋水共长天一色

下一篇:没有了